更多精彩
当前位置: 首页 > 伤感文章 > >正文

香油梆子_散文网

时间:2021-08-28 来源:华夏天空小说网
 

和儿子一早从澡堂洗澡出来才八点多钟,一路聊着回家路过一个小巷,弄堂深处传过来几声悦耳的梆子声。

太亲切了。所以对梆子声倍感亲切是因为这堪称“古老”的声音我已经好久好久没有听到过了。

但这“古老”的梆子声在我儿时的中却是再熟悉不过的了。

在我小时候,社会物资财富那是相当匮乏,就连保障民生的柴米油盐等必需也做不到最低限度的,数米度日、等米下锅对于普通乡亲家是再寻常不过的事情。就拿食油来说,八九口人乃至十几口人的大家庭一年下来也难说能吃得上十斤以上食油,很多人家炒菜只是用油擦擦锅底而已。

所以,那时的乡亲家最最不能缺少的家什是腌咸菜的大缸。先化半缸盐水,然后将苤蓝、辣萝卜切开扔进去,或者干脆将胡萝卜、黄瓜妞、尖辣椒整个的就扔进去,简直见什么就腌什么、家里有什么就腌什么。过个十天八天甚至三天两天,等到吃饭的时候,无论大人还是到咸菜缸那边伸手捞出一块来就着干粮就啃,这既解决了吃菜问题又避免了对食油的“过度消费”。

<四川哪里治癫痫病好p>所以,那时每等到年底生产队分猪肉乡亲们哪个不都一个个眼巴巴的直盯着猪的“中腹”?其实,哥盯得哪里是什么“中腹”?哥盯得是“腹中”的膘油。如果谁家命好分到了猪肚子那会欢欣鼓舞好几天的!如果谁串门猛抬头看见主人家房梁上吊着一块带着一层膘油的五花肉那会羡慕的要围着看好几转的!其实,姐羡慕的并不仅仅是那块五花肉,更是五花肉上的那块膘油。( 网:www.sanwen.net )

乡亲们的肚子里太缺油水了。

不过,乡亲们肚子里缺油水但家里并不缺香油瓶。家家都有香油瓶。说起来,这香油与豆油、棉清油、花生油、猪油等其他别的食用油比起来应该属于奢侈品,那么,属于奢侈品的香油怎么会进得了乡亲们的厨房上得了乡亲们的餐桌呢?

这应该从香油的最突出特点上面找答案。“香”应该是香油最突出最鲜明的特点,香油不仅特香而且香的特夸张,打开瓶塞儿就算还没有滴出来那香味早治疗癫痫病专科医院就扑鼻而来了。有了香油瓶在,有几滴香油在,如果不凑巧家里来了贵客稀客,打开香油瓶往一滴油花都见不到的炝菜或者炒菜里象征性的滴一两滴香油进去,那菜可不立马就活色生香起来?那主人家可不大大的挣了面子?

因为香油所具有的以上“特异功能”,所以,堪称奢侈品的香油就特受尚缺吃少喝的乡亲们的喜。因为乡亲们喜爱,所以香油在农村里就有相当“大”的市场。因为有市场,所以就有跑市场的。

天天都有走街串户卖香油的。卖香油的都随身带着早已油黑透亮的木梆子。“梆,梆,梆!”,不用吆喝,乡亲们一听见梆子响就知道卖香油的来了。主妇们跑到厨房里拿来已经连半滴香油也控不出的香油瓶走上当街,对着卖香油的远远地喊一声“卖香油的——”,卖香油的听见喊就挑着挑子迈着方步不紧不慢的走近来,并且一边走一边打着梆子“梆,梆梆!……”

乡亲们买香油一次也就买一两,如果有买二两的就是名副其实的大客户了。乡亲们买香油多数是不能称之为买的,他们端来半碗至多大半碗芝麻来换香油。芝麻是他们在自留地或者“拾郑州军海脑病医院,告诉你癫痫并非不治之症”来的边角飞地里面收种的。

有时,卖香油的一天会来好几拨。这边“梆梆梆”的刚离村不久,那边“梆梆梆”的又进村了。所以,在我的儿时和时代,这卖香油的梆子声是再熟悉不过的“乡音”之一了。熟悉到一听到梆子响就能准确地判断出来者何人,因为不同的卖香油的人打出的梆子声是各不相同的,轻重急缓,闭着眼一听便知。

随着时代的不断发展进步,乡亲们生活水平不断提高了,农村走街串户卖香油的也越来越少了,香油坊也扎堆儿开到城里来了。

有香油坊的大招牌在那里挂着哪里还用得着“梆梆梆”的打梆子?

已经好多年没有听到卖香油的梆子声了。

所以,今天听了倍觉亲切。

忽然想起什么,我问儿子:“知道这是什么声音吗?”儿子看看我,不假思索的说:“卖香油的。”

我不禁激动起来,儿子居然知道这梆子声是卖香油的。不过,想想,儿子是应该知道这梆子声,因为已经上大学的儿子很小时候有过几年农村生活的经历。但是,我仍然为云南癫痫病医院此激动不已,因为这卖香油打梆子的“传统”到我们的“后人”这里毕竟没有“失传”啊。

想到“传统”两字我不禁惶惑甚而担忧起来:随着工业文明的不断“入侵”,我们的祖先给我们留下来的数千年的农业文明“传统”到了今天还剩下些什么?

自然,社会在发展,时代在进步,“江山代有才人出,各领风骚数百年”,“传统”的东西未必都是进步的、优秀的、有价值的,也就未必都有继续存在的必要。但是,那些真正进步的、优秀的、有价值的“传统”呢?

又想起年前与就要大学毕业的女儿聊的一件事情来。我问学工科的女儿:“如果要你设计一个大粮仓的话,你将怎样做才能使你的设计更科学?比如防霉变、防火……”女儿问我:“什么叫粮仓?”我很吃惊:“你没见过粮仓吗?”女儿摇摇头。我默然了,当年遍布城乡的粮仓竟让我们这辈人的后代“不知有汉,无论魏晋”了!

粮仓已经成为濒临灭绝的珍稀之物不知“福兮祸兮”。但愿这不是小民的杞人之忧。

首发散文网:

推荐阅读

热门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