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精彩
当前位置: 首页 > 心情日记 > >正文

《赠汪伦》改写合集15篇

时间:2021-11-13 来源:华夏天空小说网
 

《赠汪伦》改写[篇1]

正值新春,街上的人儿们都是热热闹闹的,随处可见卖灯笼、糖人的小阪小孩子们在自家门口的院子门前打闹着,虽然已是卯时,很快要启程了,但大诗人李白却望着这一片生机勃勃的景色,眼里却无丝毫的一缕一丝的欢喜。

“客官,不久后就要出发了,你不收拾收拾上船吗”一位头戴头巾,身穿短衣的年轻力壮的小小伙子不仅探出一个好奇的小脑袋,粗鲁的挽了挽袖子,那样子好像在看街头上那群耍猴的人们逗猴时一样。

那位身穿白色长袍,留着一小撮山羊胡显得那双眼睛更加充满了沧桑,他伸手抚了抚那把佩戴在腰间的好剑,微微一笑开口道:“莫急,我还有一位重要的人要见。”说罢他便不顾那小船夫迷茫的眼神。转过身,抬头仰望着天空上星星的残影,轻轻的叹道:“汪兄啊,汪兄!”那件米白色的长袍在风中摇拽着,背影虽然还是那样挺拔,但是,那里面似乎还掺杂着几份淡淡的忧伤和历经的沧桑。

已是寅时,天空换上了一件灰蒙蒙的衣裳,细如针线的雨点开始轻柔的抚摸着大地,看着外面一片雾蒙蒙的景象,李白轻叹了口气,几乎是无声的,他缓慢的转过身,消失在了船舱之中,只能在帘子中隐隐约约的望到一个黑影。正当李白心灰意冷,已经逼迫自己不再挂念之时,他心心念念的那个身影终于出现在了码头上。

“太白兄,且慢!”是那个充满了他太多太多回忆的嗓音,但今天,似乎还掺杂了一丝哽咽。他愕然回首,果然还是那张熟悉的面孔,又是那位头戴鲜红色礼帽,身穿充满了豪情的黑红相间的大褂,那张修长的脸,一对狭长的眼睑。他双眼紧闭,瞳仁上布满了水雾,他不曾想过汪轮与自己道别的场景,他也不敢想……

“汪兄”喊声中带着几分哭腔,汪伦大步的跨上码头,发出了沉重的声音,一下子李白的双手就被另一双温暖的手紧紧握住,他眼中流露出说不尽的不舍与留恋。

“太白你就要走了,兄弟舍不得呀!”一刹那,汪伦那双细长的眼中一下如泉水般涌出,他轻轻的摇摇头,颤抖的张开双唇:“兄弟再喝一杯吧,让我最后好好的看看你好。”

“嗯……好”李白用力点了点头,双手不住地轻轻颤动。

桃花瓣在天空中上漂浮着,随着清风呼呼地长叹花瓣轻轻的落下顺着湖水流向远方。水中的涟漪中倒映着两个豪放饮酒的身影,他们两个人的脸夹上都有一道浅浅的泪痕,两个人的思绪被一个粗壮的喊声被打破了。

“客官,该走了,不然到了那地可不好打尖啊!”李白挥了挥衣袖,轻轻抹去了泪痕,缓缓回过身,用双手抱拳,用梗咽的声音回道:“”兄弟多保重!”他缓缓举起了颤抖的双手哽咽着:“兄弟多保重,到了记得报个平安啊!”李白慢慢走上了甲板,每一步都仿佛有一块千斤的石头压在自己的心上,他不敢回头,因为他怕自己会情不自已,泪如雨下。

突然,在岸上传来了阵阵歌声,似乎还带着几分不舍。他毅然转身,看到的却只有一个黄豆大的黑影,顿时,两行清泪从眼中不受控制的夺眶而出。他望着那豆大的黑影,口中喃喃道:“李白乘舟将欲行,忽闻岸上踏歌声,桃花潭水深千尺,不及汪伦送我情,不及啊!”

《赠汪伦》改写[篇2]

李白从秋浦前往泾县游桃花潭,渐渐地,他便与当地人汪伦结识了,两人经常在一起说说笑笑,汪伦常酿美酒款待李白,他们一起畅饮美酒,诉说自己的往事,双方都觉得挺聊得来,于是便经常光顾各家的大院,关系也就越来越好。

有一天,李白觉得自己在桃花潭待的时日已经足够多了,是时候该离开了,于是便带好行李,来到河边,搭船要走,一边走还一边想:“我就这样不辞而别,未免有些不太好吧,但如果与汪伦告别,离开时他的顾虑、担忧不就更多些?与其与汪伦与含着情谊各自告别,不如直接不辞而别,何乐而不为呢?”于是,他一边这样想着,一边准备坐上船,离开桃花潭,在要离开时,不免有些怀念泾县,还念桃花潭,怀念他的朋友汪伦以及那些朴实善良的村民们。“你们对我的照顾我都会记在心里。汪伦,请原谅我的不辞而别,如果有机会的话,期待你我的再次见面!”

正当李白这样想着,只见在离船不远处的岸边,传来一阵阵悠扬的歌声,李白循声望去,只见几个人站在岸边,一边唱着歌,一边用脚踏地打着拍子。咦?站在中间的那个人,不正是汪伦吗!李白见到汪伦,不是因为紧张,而是因为汪伦的突然出现让他感到意外和惊喜,心里不由得浮现出一丝暖意,就在这时,岸上的歌声忽然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阵亲切的慰问:“大哥,是要离开吗?在多待几日吧,是不是我们这些村民们招待不周?”汪伦说。“那倒不是,小弟我在桃花潭待的时日够多了,是时候离开啦!你们对我的照顾也以足够了,说离开,是不想再劳烦你们,请你们放心,我一直会好的!”李白深情的说。

“这样我和村民们就放心了,祝一路平安,有时间再来我们桃花潭啊,我酿的美酒一直为大哥你准备着!”

一提起桃花潭,李白便叹道:“桃花潭的水有一千尺多深,还不如我与小弟你这短暂而又深厚的情谊啊!”说着向着汪伦投去意味深长的一眼。

汪伦一看,便懂得,于是与李白挥挥手,目送小船向前驶去,直到不见踪影……

《赠汪伦》改写[篇3]

日光倾城,清风微凉,碧波荡漾。李白半倚在榻边,眯着眼,脑袋摇晃着,嘴里哼着诗歌。酒缸倒在地上,酒“咕咚,咕咚”缓缓流出,浓郁的香气在屋内弥漫……

夕阳西下,一阵“咚,咚,咚”急促的敲门声惊醒了李白。原来是汪伦来了,他站在门外,一袭白衣似雪,脸上满是期待。李白匆忙起身,“吱嘎”一声打开了那扇沉旧的木门。

汪伦豪迈地走进屋内,步伐稳健,手中的酒杯发出清脆的哈尔滨哪所医院治疗癫痫比较好声响。“喝几杯再走吧。”汪伦一边筛酒,一边笑着说。李白若有所思,微微晗首。

汪伦一见,将酒杯放在自己桌前,将酒缸摆在了李白手边。李白一怔,随即大笑道:“好兄弟!”李白端起酒缸畅饮起来。汪伦不胜酒力,喝了几杯便倒在桌子上昏睡。李白望着汪伦,酒缸险些脱手。一想到明天便要离开,他心头涌起了阵阵不舍;他仿佛看到了“万家酒店”和“十里桃花”时的欣喜,想起曾与汪伦畅饮的快乐……

李白独自在月下漫步,身后是烛光闪烁的木屋,李白踱了几步,却又犹豫了一会,最终惆怅着离开了木屋。

次日午时,一叶扁舟从远处缓缓驶来,李白站在江边,心想汪伦也许未醒,但他的祝福永远伴随着自己。李白回望一眼,眼中尽有万般不舍。可扁舟渐近,李白长叹一声,踏上扁舟。

忽然,岸上有踏歌声传来,汪伦赶来送行。李白甚是高兴激动,他与汪伦对视一眼,虽无言,但眼中包含了太多,太多……

李白的双眼渐渐模糊,一滴泪水落在舟上。他轻轻开口,吟道:“李白乘舟将欲行,忽闻岸上踏歌声,桃花潭水深千尺,不及汪伦送我情……”

《赠汪伦》改写[篇4]

汪伦是安徽径县一位小有名气的诗人,他想邀请李白来与他谈诗论道。于是他想出了一条妙计,写出了一封信,信中写道:“先生好饮乎,此地有万家酒;先生好游乎,此地有十里桃花。”李白收到此信兴奋不已,赶忙来到这。

来到径县,汪伦带着全村人来迎接他。全村的人带着李白游山玩水,每到晚上就会饮上几杯,一天晚上,汪伦带来美酒见李白,李白与他坐了下来,心中充满疑惑地说:“汪兄,你说这儿有万家酒庄,为何我游山玩水这么多天,却没见到一家酒庄?你还说此地有十里桃花,为何我也没见到?”汪伦对李白说:“万家酒庄是我们这有一户姓万的人家开了一间酒楼;十里桃花是离此十里远的地方有一个桃花潭。”李白大笑不已,被汪伦的一番诚意所打动。便与汪伦饮酒对诗起来。这天晚上,李白躺在床上,心想:“我在此地打扰了他们这么多天,也是应该走的时候了,明天就走吧。”

第二天早晨,李白在天还没亮就起了床,收拾了行李来到湖边准备回去。湖边烟雾弥漫,太阳刚露出半个脸。李白刚上了船,远处传来了一群人边踏着步子边唱歌,原来是汪伦带着村里的人来为李白送行了,小船向着远处行驶了,他们和李白互相挥着手,村民们和汪伦对着李白唱起了送别曲,李白见状,即兴作了一首脍炙人口的诗,大声对着他们吟了起来:“李白乘舟将欲行,忽闻岸上踏歌声。桃花潭水深千尺,不及汪伦送我情。”

《赠汪伦》改写[篇5]

汪伦是个有钱人,但他非常敬仰李白,佩服他的才华,竟然写出这么好的诗。偶然的一次,他打听到李白就在他家附近,他知道李白喜欢饮酒赏花,就左思右想,终于想出来一个办法,于是他就给李白写了一封信,信中写到:“我这里有十里桃花,万家酒楼,请您来欣赏”。

第二天,李白来到汪伦家,见到了汪伦兄,汪伦说:“原来您就是李白呀!”“正是在下”,李白答道。“真是久仰大名呀,听说您很有才华,见到您真是万分激动呀!”李白说:“这里怎么没有信中写到的十里桃花,万家酒楼呢?”汪伦巧妙的回答:“十里桃花就是这样著名的桃花潭,万家酒楼就是一位姓万的老板开的酒楼呀!”李白心里佩服汪伦的聪明才华,没想到还有这么聪明的人,真是百年难得一见呀。

随后,他们就入酒楼,开始品尝美酒,汪伦介绍:“这是我们这儿最好的美酒了,他是由高粱大米酿成的好酒,颜色呈淡黄色,味道鲜美极了,听他们说,只要喝了几杯,就会提高记忆力呢!”他们一边说笑,一边欣赏月色,顿时觉得非常舒服。两人你一言我一语的说着,直到晚上。

就这样他们又游览了好几个景点,几天的时间不觉间就过去了。李白要走了,汪伦非常伤心,在李白刚要踏上小船时,忽然听见脚步声,原来是汪伦带着家人来送李白,李白很受感动,诗兴大发,写下了一首诗送给汪伦,这便是后来脍炙人口的《赠汪伦》。

《赠汪伦》改写[篇6]

在一个月光如水的.晚上,传来一阵又一阵的哭声:“呜啊!太白兄……啊!你别走……走啦!别……别走啦!”李白走一步,就回头望一眼,就这样一直走出了汪伦的家门。

前一夜,在那座离别的长亭下,汪伦正抱着李白的大腿饮酒哭泣。酒泪交杂在一起,打湿了李白的衣裳!李白甚是感动,也不时滴下一滴滴的眼泪。更多的是,连连举杯豪饮,一醉方休。

第二天,汪伦还在说梦话:“太白兄,你不走啦,太好了!”李白看着汪伦想:“汪兄,不是我不想去,这日一别,不知何时才能相见啊!但后会一定有期,再见了!”李白泪流满面。

李白登上小船,站在船头,望着汪伦的家,心如刀绞。他低头不语,泪水答答地滴在衣袖上。这份离愁,就像生死离别一样悲伤。远处,桃花盛开,桃花潭水一片殷红。近处,只见潭水清澈见底,鱼儿在水里追逐嬉戏,不亦悦乎。水上,三五只水鸟飞起,在空中徘徊,久久不愿飞向远处,不时发出一阵一阵凄厉的叫声。

突然,李白听见岸上传来阵阵歌声和声声节拍,抬头一看,那不是汪伦吗?他怎么来了?不是昨夜酒沉,还在睡觉吗?

李白侧耳细听,只听汪伦唱道:“太白兄啊,再见啦!不知何时才能再相见了!愿我们的友谊就像这桃花潭水,永不干涸。愿我们的友谊就像这万丈青天,没有尽头。再见啊!再见啊,我的朋友……”

李白怀着悲伤却发泄不出的心情,写下了自己和汪伦美好友谊的诗《赠汪伦》:

李白乘舟将欲行,忽闻岸上踏歌声。

桃花潭水深千尺,不及汪伦送我情。

陕西什么医院看小儿癫痫

他俩互相对望,直到再也看不到对方。

《赠汪伦》改写[篇7]

晚上朦胧而又迷人的月色照在河岸旁的一个小亭子里,亭中,李白正同他的知己汪伦一起吟诗作赋,把酒说笑,今晚是他们最后一次在亭中说笑,观赏月色,明天李白就将离去……

早晨,天空万里无云,李白辞别了好友汪伦,登上了将要远去的小船,他站在船头,向远处望去,蓝天白云,一片花海,青青的绿色点缀着一片粉红,一阵微风拂面而过,这桃花醉人的芳香扑鼻而来,一阵阵沁人心肺,有一两片桃花瓣飘飘欲坠这时候水面上空一群水鸟“呱呱”叫着,翱翔徘徊,啊!原来水鸟也知道别意呀!李白望着熟悉的风景,陶醉了,心中不由得感叹道:“这儿风景真好,不知什么时候还能看到……”忽然李白听到岸上传来清脆、悦耳的歌声,啊,这是汪伦为李白深情送别的歌呀!听,汪伦脚踏节拍边走边唱,越来越近了。

汪伦在岸上向李白鞠了个躬,满怀深情地说:“李兄,你真的要走吗?”“是啊,是啊,我去意已定。”汪伦失望地摇了摇头:“李兄,你我相处了这么久,已亲如兄弟,你这一走,我真是舍不得啊!”“哎!我的好朋友,你不用这么唉声叹气!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李白笑笑说道。“这次我们一别,又不知何年何月才能相会呀!”汪伦心中有万般的不舍。李白心想:是啊,我们这一别还真不知何年何月再碰面!“记得捎信给我哦!”“一定一定,你要多加保重!”

这时李白只得乘上一叶小舟远行了,汪伦“保重”的声音渐渐远去。望着渐渐远去的桃花潭,李白的脑海中闪现出与汪伦一起度过的欢乐情景:几天来,是汪伦,与我一起说古道今,与我饮酒赋诗……这桃李花潭的水纵然有千尺之深,可它怎比得上汪伦为我送别的情谊深呢?想着想着,两行热泪滑落下来……

《赠汪伦》改写[篇8]

秋日萧萧,黄叶飘飘,落叶在湖水中激起圈圈涟漪。李白站在码头上,双眼盯着远方,似乎在等着什么。船上的艄夫轮着船桨,嘴张了张,却也没说什么。李白继续极目远眺,见等了许久也没丝毫动静,自嘲的摇摇头。也是,毕竟是自己独自出来,汪兄怎会知道?算了,走吧。

李白缓缓的转过身,一只脚已踏上船,却再次回头望了一眼,只见湖旁的垂柳摇曳着那枯黄枝叶,远处的青山在刚蒙蒙亮的世界里若隐若现,天地间一片静谧,仿佛找不出第四个人来。李白狠狠心,回过头指挥着书童将行李放进去,准备出发。

“知己兮,朋友兮,饮壶浊酒分别兮......”书童侍剑人小耳灵,隐隐约约地听到了歌声,主仆二人在汪家庄呆了近两个月,怎会连汪伦的声音都听不出。他无比惊喜地对李白道:“大人。是,是,汪大人!汪大人往这儿来了!”李白一听,有点恍惚,他问道:“此话当真?”侍剑激动极了:“此话断然不敢有假,您瞧,真是汪大人!”

李白往书童指的方向看去,果真见到了汪伦。只见他迎着霞光,后面跟着两个人,肩上都挑满东西。看形状,不难猜出是两坛酒。待汪伦再走近些时,耳边的歌声也越发清新,“待到到将来复还时,举杯对饮心兮......”汪伦的轮廓逐渐明朗,李白可以很清楚的看到汪伦眼眶边的红晕。

李白正模模糊糊想着,汪伦却已来到他的面前,他将两个酒杯在酒坛里灌满,把其中一杯递给李白,豪爽地吼道:“来,干着这杯!”李白接过酒,一饮而尽,接着反应过来,又仔细看了看那台那酒坛,不由得大惊失色:“这酒,莫不是你府中那坛足有80年份的桃花酿?!”汪伦刚喝完那一杯酒,有点儿被呛到了:“不错,正是那酒,太白兄,感觉如何?”李白下意识的点了点头:“不错,不错!”“不错就成,太白兄,这酒可是连我家老父80岁大寿都没舍得喝的珍品,你可要好好喝完,一滴不剩!”汪伦一挥手,后面的仆人立即将扁担抬过来,在汪伦的指挥下放进了船舱。

“汪兄,你这是做甚?”李白看着那浩浩荡荡的样子,连忙表示不用。“没事儿,太白兄,里面也没什么,就是一点儿我们这边的特产罢了,还有这个,”汪伦从衣兜里掏出一个荷包,听声音就知道里头有不少盘缠“一点儿小心意,太白兄一定要收。”李白连忙推脱,但到底抵挡不住汪伦的热情,还是收下了。

“汪兄,以后你在家庄中,要保重身体以后还是少打猎,待我回乡后,不出一年,我再回来见你”李白拱手对汪伦道。

“太白兄,旅途长久,你也保重,切不可伤了身体,还有路上要绕山走,小心强盗,你若要回来,汪家庄的大门始终为你敞开!”

“喂,客官,你还乘不乘船?再不上船,今晚打尖儿都没地方!”艄公在船上拍打着桨,不耐烦的说。

“又不是欠你钱,一两时刻等不及?”一向爽快,好脾气的汪伦却为李白而动怒,甚至不惜降低自己的身份。要知道这万一给传出去了,连累的可是汪家府的名声啊!而我李白只是一个行走江湖的诗人而已,一时李白有千言万语想说,却无从下口,只能看着两个模糊的身影在一字一句的争吵着。

李白即刻迈动步子,大步插在两人中间:“好说好说,既刻就走,汪兄,昔日之后,我再来见你!你可一定要保重啊!”李白上了船,登上船头,望着汪伦,心中默念:今日一别,不知还何时能再重逢,汪兄保重啊!他展开长臂,踮起脚,用力地挥手,泪流满面地与汪伦道别。

“太白兄一路走好!”汪伦大声喊道。汪伦沿着河岸踏着歌声,为李白践行,可终究船快于人,湖水漾着波纹,尘雾渐渐散开,幽静的空气弥漫在湖上,汪伦的身影逐渐变小,逐渐成了一个黑点。

趁着酒兴,思绪万千,李白大喝道:“纸笔拿来!”他手持大笔,端坐在凳上,直了身板,笔锋婉转,笔走龙蛇,锋发韵流,“唰唰”几声,一篇四句诗使成了,轻轻咏起。

“李白乘舟江欲行,忽闻......”

黑龙江儿童医院治疗癫痫怎么样

离别

《赠汪伦》改写[篇9]

桃花潭静静的,宛如明镜一般,映出蓝蓝的天,白白的水,绿绿的树。微风一吹,水面荡起阵阵涟漪。

大诗人李白站在船上,欣赏着这一片美景,留恋这个世外桃源。“走吧!”李白说。

船夫刚想解缆开船,一阵高亢激昂的歌声从湖岸传来,李白回头一看,只见汪伦和一些村民在岸上踏步高歌,欢送李白。李白感动地热泪盈眶,连忙上岸。两个好朋友,亲热地握着手,深情地望着对方。

汪伦说:“李白兄,人海茫茫,这一别,又何时能再重逢啊!为何不在小弟家多留数日呀?”

“汪兄,我在贵舍已逗留多日,实在是不好意思再留在这儿了。”李白推辞道。

“李白兄啊!”汪伦仍然舍不得这位难逢知己,“这有什么不好意思的,我们这里的人们都热情好客,多希望兄台多留几日啊!是不是啊乡亲们?”村民们都纷纷响应,希望挽留这位大诗人。

“可是……”“不知李白兄为何不肯赏脸,难道因为小弟照顾不周?”李白见汪伦误解了他的意思,便连忙解释说:“不,你误解我的意思了。只是我四海为家,不愿长留,为汪兄怎添麻烦。再说我已待了甚久,也是我该离去的时候了。”

汪伦见不能挽留李白,流露出一丝伤心的神情,说:“啊!以后何时才能再见李兄啊!”“若你我有缘,定会再次重逢。”李白安慰汪伦。

这时船夫催到:“客官,时候不早了,上船吧!”李白与汪伦依依不舍地告别,便踏上船头。

船渐渐开远了,汪伦含着泪大声喊道:“李白兄!告辞了!后会有期!”说完,只听见李白隐隐约约的吟诗声:

李白乘舟将欲行,

忽闻岸上踏歌声。

桃花潭水深千尺,

不及汪伦送我情。

《赠汪伦》改写[篇10]

光阴似箭,日月如梭。如今李白就要走了。

他来到桃花潭边欣赏这美景,那朵朵桃花多美呀!猩红的热情,粉红的妩媚。那白瓣上撒着点点红斑的,则显得端庄淡雅。忽然一阵风吹过来,花香扑面而来。花的香味引来了蝴蝶,那蝴蝶像优雅的舞者在空中翩翩起舞。

李白刚上船,就听见一阵脚踏歌声,原来是汪伦来给李白送别。汪伦脚踏节拍,边走边唱。歌声中透露出他的不舍之情。李白听着歌声,回想起了与汪伦的相识。这段日子是汪伦和李白花前月下谈心,是汪伦和李白喝酒聊天,是汪伦和李白互相说真心话,是汪伦和李白一起欣赏这桃花的美丽。李白说:“听说这潭水有千尺深,不过也没有我俩之间的情谊深呀!”

李白感慨万分,诗兴大发,深情地吟唱道:“李白乘舟将欲行,忽闻岸上踏歌声。桃花潭水深千尺,不及汪伦送我情。”

《赠汪伦》改写[篇11]

李白是唐代一位浪漫主义的诗仙,汪伦隐居在安徽泾县,汪伦湎肭肜畎椎剿家做客。于是汪伦用了最好的糯米和高粱做成了一坛美酒,把酒放在地窟里。

有一天,汪伦听到李白来到安徽,汪伦想了一个妙计,写了一封信,信里说道:先生好游乎?此地有十里桃花。先生好饮乎?此地有万家酒店。李白知道汪伦是一方豪士,就来到汪伦家问:“我是来赏十里桃花,游万家家酒店的。”汪伦听了笑了笑:桃花者,一潭知名也;万家者,店主人也万也。”李白知道自己上当了,就哈哈大笑起来。于是二人就情投意合,相见恨晚。

有一次,李白的母亲给她来信说:“你父亲病重,希望能见到你。”李白一看,心急如焚。不辞而别,写了一张纸条放在桌上,就马不停蹄地赶到桃花潭边坐船,只见杨树依依,早春的桃花已探出头来,粉的似霞;白的似火。

李白眼前不禁浮现出与汪伦一起度过的美好时光。白天,一起荡舟桃花潭,两岸桃花争奇斗艳,让李白诗兴大发,写下一首首名诗。晚上在皎洁的月光下饮酒对弈,快活如神仙。就要离别了,李白热泪盈眶,这是岸上传来了轻脆悦耳的歌声,原来是汪伦带着一群好友脚踏地,边走边唱前来送探,李白赶紧跳上岸。汪伦问:“李兄,真的要走吗?你这一走我可是舍不得呀。”“可是我的父亲病重,希望见我,我必须要回去。”李白说。“那你要记得给我捎信。”汪伦哭着说。船夫说:“客官,天色已晚,要走了。”他们俩抱拳作揖,就要告别了。

汪伦望着李白渐渐远去的生影,乃久久凝望着,不肯离去……

《赠汪伦》改写[篇12]

已是丑时六刻了,万籁俱寂,迎着微凉的风,我走出房门,抬头四望。天空灰蒙蒙的,同前几日没有什么变化,可能因为今天是离别的日子吧,倒显出几分阴沉,一阵阵风吹过,带来秋天特有的气息,让人的四周萦绕着萧瑟和冷清。

我打量着已住了数月的汪家庄,已经有炊烟在小村的上空缠绕,空气中带着几分烟火气,远远传来几声犬吠,有那早起的农户背着锄头走向田地。看着周边熟悉又佰生的景象,想着今日就要分别的好友――汪论,我心中渐起离别之情。已经这个时辰了,他怎么还没有出现,难道是被什么事情拌住了?我信步走向船坞,青石板铺就的小码头前,站着苍老的船夫,老远的向我招着手:“客官,现在已近寅时,该开船了,请赶紧上来吧。”我慌忙回头四望,还是不见汪论的身影,只好遗憾的走上船去,忽听身后有人叫道:“太白兄,我来迟一步,莫急着上船,我备了薄酒一杯,请先饮完此杯!”

我回头看去,微风掀起了他宽宽的衣袖,他挺拨的身影在渐渐亮起的晨光中像是渡上了一层银边,我快步走下船,看到他那明亮的眼睛下,薄薄的嘴唇向上勾起,一个温暖的笑容感染了我,一扫我胸中的离愁之苦,我哈癫痫对患者的伤害是什么哈笑着,握着他的手:“那就让我们满饮此杯!”对着初升的太阳,我们举杯同饮!心中渐升的豪情让我们意气风发。我转身登上客船,船浆轻轻一点,小舟轻盈的划过水面,向着东边驶去,看着涟漪在潭面上荡漾开去,水波带动着花瓣飘向远方。深深的潭水泛着幽幽的深绿色,像一颗最上等的宝石,又像是离别的人眼中的泪滴。

这时,我听到岸上传来歌声,我的好友唱着离别的歌,踏着欢快的步子,宽大的袖子像蝴蝶的翅膀绕着他翩翩起舞,他的头冠松散,他的神态飞扬,潭水边的桃花树上,花瓣被风带着,像下了一场纷纷扬扬地桃花雨,望着越来越模糊的身影,我不禁热泪盈眶,那怕前路艰辛,我有这友情在心中,又有什么可怕的呢!

我提笔写下这可以流传千年的诗句,让后人也可以感受到我们这穿透岁月的友情!

《赠汪伦》改写[篇13]

六年级文言文改写题目:《赠汪伦》改写300字。《赠汪伦》描写的是朋友之间珍贵的友情,也是李白的一首名作。这篇改写不足之处还望老师同学们指导。

在大唐天宝年间,汪伦曾给“诗仙”李白写过一封信,信上说道题目:白兄,我听过您的大名,非常仰慕您。所以,请您来和我饮酒作诗,并且我们这里有十里桃花和万家酒店,请您务必来我们这里做客。

李白听后非常开心,特别想去。于是坐船到了那里,汪伦早已在岸上等候多时,准备迎接李白了,李白和汪伦两人互相行礼,李白迫不及待地上岸,上岸之后向四处来回看,似乎在找些什么。汪伦说题目:“李兄你在找些什么东西啊?”李白说题目:“你在信上说的十里桃花和万家酒店在哪里啊?”汪伦笑了笑,说题目:“李兄啊,这十里桃花呢,说的是在十里处的桃花渡口,万家酒店则是一个姓万的人开的酒店”。李白听了哈哈大笑,便跟汪伦去了十里桃花,他们边喝着美酒,边观赏着桃花。

过了几天,李白觉得待在这里的时间有点太长了。于是,早上凌晨就背着包裹走了。刚上船,就听到岸上传来唱歌声,回头一看,原来是汪伦和乡亲们赶来送自己。李白内心非常感动,眼里含着泪花,汪伦说题目:“白兄,你怎么走了也不告诉我一声啊?”李白说题目:“因为我在这里很长时间了,也该走了,不能再继续打扰你了。”汪伦拿出了一些美酒,说题目:“在走之前,咱们再干一杯吧!”“好。”李白好爽地回答道。两人干了这杯酒后,汪伦拿了一些点心送给了李白,在李白接下了点心后,诗兴大发,写一首《赠汪伦》题目:

李白乘舟将欲行,

忽闻岸上踏歌声。

桃花潭水深千尺,

不及汪伦送我情。

《赠汪伦》改写[篇14]

子时已过,春光透过窗纱,洒进了昏暗的屋子。

李白收拾好行囊,快步走出了房门。船停于岸边,艄公挥挥手:“相公,上船吧!”李白踏上了小舟,心中不免涌起一股莫名的悲伤――朋友们离的离,别的别,惟有他自己,犹如这潭上的小船,泊在这静静的深潭之上……

春雨像个调皮的孩子,从空中飘落,轻如牛毛,细如丝线。小舟随着微风悠悠飘荡,潭面漾起阵阵涟漪。

“这里的景色真美……”李白轻声痴喃道,“可惜汪伦兄……唉,不提也罢……”坐在船头,他痴痴地望着远方的缕缕炊烟,眼前不禁出现了这样的一幕幕――

黄鹤楼上,两人把酒言欢,不醉不归;长江岸边,情深意切,依依惜别;鸿雁寄书,道不尽男儿之志,报国之心……

想把这记忆抹去,可惜,不知何时这回忆已深烙于心,不能褪去。

忆昨夜,美酒佳人,兄弟畅谈;望今宵,手足分离,各散一方。

“罢罢罢,忘了也罢。”

李白长叹一声,回过身去,命艄公启航。伴着竹梆敲击江底石块的轻响,小舟渐渐消逝在迷雾尽头。

此时,岸上传来了汪伦的歌声:“太白太白,胡不归,何忍别!不知今日一别,何日方能相聚?”

江心,传来了李白爽朗的笑声:

“桃花潭,水深千尺,却不及汪伦兄予我之情啊!一生得此知己,足矣,足矣!”

一瞬间,李白诗性大发,泼墨挥毫,写下了那首千古流传的《赠汪伦》:

李白乘舟将欲行,

忽闻岸上踏歌声。

桃花潭水深千尺,

不及汪伦送我情。

白雾里,茫茫一片。

小舟渐行渐远,隐没于山谷之中……

《赠汪伦》改写[篇15]

汪伦很崇拜李白,一天,汪伦想请李白来做客,知道他喜欢喝酒看桃花,就写信道:“此处有十里桃花,万家酒楼。”李白收到信后,风尘仆仆地赶来了。汪伦把李白安顿好后,李白说:“我是来赏十里桃花,游万家酒楼的。”汪伦说:“十里桃花为一潭,万家酒楼是一个姓万的人开的。”李白知道自己上当了,就哈哈大笑起来,两人一见如故。

接下来的日子里汪伦带李白游山玩水,饮酒作诗。一天,家里捎来一封信,说有急事,要李白回去。李白不想让汪伦失望,便留下一张纸条,说明回去的原因,便不辞而别了。

第二天一早,李白便来到桃花潭,坐上船,船夫刚要开船,岸上传来踏步的声音,李白回头一看,发现是汪伦,汪伦朝李白喊:“既然要走,不早说,好让我来送你。”船越开越远,岸上传来踏步唱歌的声音,越来越远。李白回头向岸上喊:“再会了,汪伦兄!”船越开越远,渐渐看不到岸了,李白吟道:“李白乘舟将欲行,忽闻岸上踏歌声。桃花潭水深千尺,不及汪伦送我情。”

这首诗就这样写出来,并留传下来了。

推荐阅读

热门阅读